mirror

恋着多喜欢【第11—20章】

烟灰灰灰灰:

第十一章


        “14岁家里没人了,亲戚也不愿意养个狼崽儿,在农村没有什么福利院,就带着户口本跟着村里的几个混混搭上火车进城。”
         “在躲票的时候和那几个人跑散了,没钱,就捡报纸纸板铺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捡个纸杯接供应水喝,饿的吐酸水,有次看到有群学生模样的人站着闲聊准备接人,就趁着出站人多偷了其中一个人的钱包。”
         “饿得时候想着要吃东西活下去,肚子饱了后手里的钱包就烫手了。就照着钱包里学生证的地址坐车去了,钱包里还有公交卡和身份证银行卡。”
          “到了他在的大学,就傻等在校门口。”
          “没等到。感觉又要饿晕了。就想着把钱包交给校门口的保安。保安把我留在了门卫室,通知广播叫来了吴树。他一眼就认出我是火车站的小偷。”
          “却和保安说我是他弟。”
           “带着我在大学旁边的馆子吃饭。说带我去派出所送我回家不提偷钱的事情。知道了我的情况后,想主意说有些餐馆杀鱼洗碗工作不那么正式不需要身份证,有些网吧清洁工也管得宽松,工资先不提,起码包吃包住。”
          “最后找到离他学校不远的火锅鱼馆子杀鱼工作。包吃包住,每月的钱我都攒下,发工资的首月还了偷他的钱。”
           郝眉不自觉的甩手,ko紧了紧相握的手。
         “怎么了?”  
          “这样看吴树还是好人了?”郝眉皱眉。
           “在馆子工作,非吃饭时间都是空闲的,计算机和高等数学就是那时候自学的。有时候大厨偷懒,就让我帮着熬料和做些江湖菜,做差了要挨揍,连带着也学会做菜了。”
           “吴树大三时交了女朋友,看上了名牌包,经常找我借钱,就没存过钱了。”
            “女朋友?”郝眉一愣。
             “嗯。”ko轻声说,“怎么了?”
             郝眉撇嘴,一个直男大晚上勾搭三好男人又哭又抱的还说什么恨不恨什么过去就过去了,又无意地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前男友啊。
             “后来,吴树的女朋友要的东西越来越贵,吴树找私人贷款给她买,利息越累越多还不起了,就又找我。”
              “我存的钱都给了他,和老板娘预支了一个月工资,多的老板娘也不会给的,还不够,他留的我的地址和名字,讨债的找不见他便来收拾我,经常是我手肿的抬不起杀鱼刀更别说熬料炒菜。有次有公司到他们学校招实习生,他打听到做些软件小游戏什么的可以赚钱,就开始研究。”
              “研究了几个礼拜也没做出来什么,我就做了个可以改自身字体的小软件给他。他拿去卖给公司,得到了报酬还有个保送的工作名额。”
               “吴树告诉我软件没公司买,都是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软件卖出去了。”
               “他大学毕业直接去了保送的公司,业务不太扎实,开始时是偶尔搞不定了让我帮忙,后来就是整个整个的策划让我做。”
               “那时候想吴树是我朋友不会故意为难我的。”
                 “直到有次,他让我帮他个忙。他让我黑进他对手公司看招标的条件价格。”
              “可是这种应该是局域网而且断网也是有的。”
             “嗯。我把招标条件价格邮件发给了他。”
             “吴树犯法了啊。”  郝眉叹气,他不想知道ko怎么做到的。
              “后来我知道他用这个邮件诬陷对方公司的高层顺利的进入了对方公司,他一开始就是瞄准对手公司的高层位置,并不是一份招标条件。”
              “为了办好这件事他报了警,说原本公司一定有内应配合这个高层,吴树提供了我黑进高层邮箱的IP。”
            “那时候我已经会隐藏转移IP,连累了老板娘。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后果,我还是辞职了。

          “我打电话问他,他有什么苦衷。他说他就是想到了这个方法,就用了。我知道这朋友我是交不得了,他忌惮着我参与这件事以后威胁他,就算这次我侥幸逃了,他也会一直穷追不舍。”
          “第二天我黑了他们公司的全部电脑,给他的专用电脑发了阅后即焚的自动毁灭文件告诉他我不会找他的麻烦,希望此后两不相欠两不相见。署名ko。”
        “这就是让你名声大噪的那个著名黑客事件……”郝眉觉得自己的脑处理器废了,后悔刚才忍住了没揍吴树一顿。ko失去所有依靠,用心去交信任的第一个朋友,他以为黑暗中的出现的第一个光,后面却又是万丈深渊。是现在混成吴总就脸大了来和好?是兜兜转转现在跑来告白认清ko的重要?良心不安了?早干嘛去了。
          郝眉知道这个版本一定是ko净化了n次才说的,原本的故事只会比这个更……现实。有好多话想说,又不想说,想大声地骂ko,想狠狠地踹吴树,郝眉只能使劲攥着和ko十指相扣的手。
           “笨死了。”
        
      
    第十二章


              第二天的工作还是要做。不过这次郝眉直接进了新页分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
             “废话就不说了,你为了ko把我困在这儿,现在可以划掉这个滑稽的条款了。”
             “呵,我没想到ko竟然真的”
             “竟然真的怎样?”
             “真够恶心的。”吴树舔着嘴唇,似笑非笑,“我知道你,郝眉。”
              “是么。”
              “你出来打工完全是玩票,有钱人嘛,有些怪癖可以理解,不知道ko下面那张嘴伺候得你舒不舒服。干起来他有没有哭啊,我最喜欢他脸上要哭不哭的表情……”
              “满嘴狗屎,你倒是一直这么渣,可惜ko已经不瞎了。”
              郝眉盯着眼前的这个打扮的人模狗样的男人,不可思议,昨天晚上还哭着抱着ko求原谅的男人,现在又趾高气昂的有种根本不存在的优越感。
              郝眉现在只想正式的走文件形式结束这场闹剧,不愿再和这个吴树说一句话。见吴树签了新打印出来的合作意向书,郝眉转身就走,在这里多待一秒都觉得反胃。
            “告诉ko,我才不在乎他原不原谅我,当初要不是我他早就饿死进牢里了。”
            郝眉咬着牙,背对着吴树。
            “拜你所赐,他差点就坐牢了。”郝眉转身面对吴树,看着吴树的胸膛,郝眉看不见跳动的心脏的起伏,只看见一只怪兽,吮食着鲜血,挣扎着咆哮。
            “未成年因为生活所迫偷拿了10块钱还在下一个月还了20倍都不止。后来的事。你该坐牢。而且,你在乎。你需要ko的原谅来让你心安理得,真好笑。”
            吴树站起身,摆出一副总经理的派头。
             “他就乖乖的在后厨打杂帮我做事不就行了?非要自学,还一学一个准,居然还学成了人才。我才是那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他不过是在火车站偷钱的小偷!居然认可他的方案否定我的,他不是厉害么,我就雇人打他,让他手敲不了键盘打不了字,让他偷文件,报警抓他,他运气好,逃了。现在,我成了总经理,他不过是个一帮大学生创办的公司的一个打杂的,我放下身段和好,他居然还假正经,不过是个卖屁……”
               “砰!”
               郝眉将文件拍在吴树脸上,一把抓起他的脑袋嗑向办公桌,勒着他的领带恶狠狠的。
               走出办公室的郝眉全身还有点发抖,气得,眼睛也红了,心脏绷着疼。
               摸出电话,因为情绪激动,嗓子有些哑,“二哥,新页科技你知道吗?”边打电话边走出新页大楼。
              “嗯。对,是这个。新页分部新来了个吴总,吴树,对,”郝眉看见ko站在楼门口,背对着他,“谢谢哥。”
               “ko!”
               那天,阳光明媚,站在太阳下的ko的黑色衬衣被汗打湿了,郝眉只想快点跑过去,再快一点儿,拥抱他。
                就如前一个晚上,ko抱住郝眉,“遇到你就值了。”
              不值。举目无亲的少年背井离乡付出了所有的感情和信任,杀伤力比什么“前男友”大了100倍,那货居然特么的心长毛!渣滓!怎么会值呢,一点儿也不值。
              “我把他揍了。”
               ko上下打量着郝眉。
              “那货战五渣,当然是被小爷我……”
              ko亲上了郝眉的嘴。
                郝眉每次一紧张话都说的又多又快,太容易被看穿。
            郝眉后悔了,当初在“幻想星球”为什么要逃呢,生生的把相遇往后压了一年。
            青天白日,偶尔也有行人走过,郝眉闭着眼想,他才不会是那种做事偷偷摸摸一有人来就推开的人,抱着ko的手臂环得更紧了。
             阳光暖一点,再暖一点,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
           
           
      
    第十三章


           “噢耶!不用去长征了!”
            终于又回到致一公司把会开的郝眉热烈的拥抱座位挨着他的猴子酒,“艰苦卓绝的抗战胜利啦!”
            肖奈看了一眼ko,才慢悠悠的说,“这次合作郝眉贡献很大,特准休假两天。”
            “才两天啊!”
             “觉得放多了?那我收回。”
           “两天就两天!无耻的资产阶级!”郝眉对着坐对面的ko比v,“ko~ko~两天假嗷!”
            “新页公司的吴总突然离职,临时接管合作的副总见进度快完成,就同意我们不再派驻人员,只需要提供后程技术,他们自己接手。”肖奈看郝眉,“听说吴总转职到一个南方财团……”
            “呵呵呵呵,年轻有为。”郝眉打断想说话的肖奈。
            “我申请今天就休假!”郝眉乐呵呵的指着ko,“ko还是特许可以在家办公吧?”
          肖奈点头,并没有收回ko可以在家工作的特权。
           “哟哟哟,美眉哥你这司马昭之心太明显了吧?”
            “ko走走走,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去吧!”郝眉小跑着去拉ko。
            肖奈起身,“再借用ko一上午,有个压缩算法需要中午前完成。”
             郝眉撇嘴,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
             ko点头,看了郝眉一眼,跟着肖奈去了办公室。
   致一公司前台
           微微刚进公司就看见郝眉站着了一座雕塑,直勾勾地望着肖奈办公室,打趣道,“美人师兄,你这是cos望夫石吗?”
            郝眉翻白眼,“微微师妹,我发现老三堕落了!”
            “啊?”
             “自从ko来了,老三编程要ko,优化要ko,现在压缩算法都拉着ko。”
              “可是,这不是工作该做的吗?”
               “以前老三都是一个人做的!要不就是组阿爽或者找我,”郝眉咬牙切齿,“ko黑眼圈都有了。”
              “大神要是一个人熬夜加班做更累,大神要是有了黑眼圈我会心疼的~”
              郝眉大声的“哼!”。
             微微眼珠子一转,“美人师兄你可以去分担ko师兄的工作啊~”
             郝眉叹气,“ko都不给我,找老三老三说工作已经给ko了,不参与工作的细化安排!微微师妹你说气不气人。”
             微微一笑,“美人师兄你是生大神的气还是ko师兄?”
             “……都气!”
             “哎呀美人师兄,你知道ko师兄是喜欢”微微自觉失言,干笑了两声,“咳咳,ko师兄喜欢工作~”
               郝眉瞪她一眼,“ko帮我分担工作我受着,老三不能压迫他!”
              微微眨巴着眼睛没转过弯,“美人师兄你知道……”
              “知道什么?”郝眉挑眉,“感受不到才是有鬼。”
             微微捂着嘴,啊呀,怎么感觉美人师兄画风都变帅啦,太奇怪了。
            微微试探着问,“美人师兄你感觉出什么了?”
            “微微师妹,”郝眉笑眯眯的,微微一副期待的表情。
            “小八婆。”
             微微气得捶腿,美人师兄你变了。
           
            
           
      第十四章


         “ko,好饿啊。”
          “先吃饭?”
          “买菜回家做吧,想吃豆腐了~”
         “嗯。”
         愚公带头抗议,“美眉哥你好歹照顾下我们这些啃盒饭的同志吧?”
         “太不仗义了啊眉哥!”猴子酒附议。
         “眉哥,我也想吃豆腐了~”小白挥手。
         “吃你自己的豆腐去!”郝眉拎起ko放在座位上的背包,示意ko直接走,“两天后再见了!爷我要去纸醉金迷了!”
         “不见!”致一公司一众技术宅。
  超市
          ko挑着食材,郝眉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
         “ko,买桂花做什么啊?都是散的。”
          “蒸山药。”
          “桂花还可以蒸山药啊?”
           “嗯。”
          “ko,我们吃什么啊。”
          “桂花山药,三鲜豆腐,虾饼,腐乳排骨,丝瓜番茄螃蟹汤。”
          “ko,听到菜名我就饿得受不了了……”
         “很快。”
         郝眉笑呵呵的点头,“嗯嗯~”
         两人手里都提着满满当当的口袋,郝眉一到家就躺在沙发上放空自我,ko递给他一小袋牛肉干,“别吃多了,不到一小时就能吃饭了。”
           “嗯嗯嗯嗯~”
         ko在开放式厨房水流声哗哗的洗菜,郝眉不想回房,就盘腿坐在沙发上玩电脑。
         财经新闻,《青年才俊!清华才子吴树年仅28出任郝氏集团分部副总》
         “吴树的上任打破了两条常规,1是在此之前30岁以内的外姓人没有人坐上大财团重要的位置,2是这是郝氏首次‘天降’ ,不是从集团内部提拔。据了解,吴树之前刚刚升任新页科技分公司总经理,上任不到一月就又换东家,这已经是近年来吴树的第四次‘搬家’,看来这位才子一定有非常人的能力。目前郝氏和新页科技正在就吴树的任期合同进行谈判,新页科技透露,不排除走法律途径……”
          郝眉点了关闭界面,盯着屏幕桌面的四菜一汤好一阵子,打开摄像,“ko!”
          ko正在洗螃蟹,听到郝眉叫他就转过身,郝眉笑着说,“拍一张!”
       郝眉举着笔电背对着ko打开摄像头,自己的大脸占了屏幕的二分之一。
        ko扯了下嘴角,又转身继续刷螃蟹。
        郝眉举着笔电对着ko的背影和自己的大脸继续录影,直到ko洗完螃蟹准备转身,郝眉才连忙收起傻笑的表情,对着刚才的录像切切剪剪。
       “O了~”郝眉扔下笔记本,屁颠屁颠的一溜小跑到ko身边。
       “我来打下手~”
       ko没看郝眉,把丝瓜递给他。
        “削皮我拿手!”
       没见过用刀刮皮朝着捅自己的方向下刀的,郝眉一刀刮下来皮没刮多少还都刮自己脸上了。
      “闭眼睛。”
       ko拿纸巾擦掉郝眉脸上脖子上的绿色垃圾,把他手里的小刀换成刮皮刀,握着他的手示范了一次应该朝着捅别人的方向下刀。
      “意外意外~”郝眉辩解,“我是个中高手!”
      “嗯。”ko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笑意,“先睁眼再削皮。”
       
       


   
第十五章


             今天醒来的姿势依然是两条腿禁锢着ko的腰,郝眉已经从当初的骂骂咧咧加红脸演变成了现在视若无睹外加一句,“ko今天的早餐蛋能不能半熟~”
             当然,唯一变化的就是半熟的早餐蛋会随机切换成奶茶、慕斯、班戟、火腿肠、馄饨、包子、馒头、油条、豆浆、豆腐脑、茶蛋、鹌鹑蛋、火烧、烧饼、小面以及各式各样的粥。
             照例是心满意足的吃完饭,郝眉像个二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媳妇儿ko有条不紊的刷碗洗锅。
            不过这次在ko洗完碗后,郝眉兴奋的拿着两件t恤,“换这个~”
            普通的短袖t恤,简单的设计,红底蓝字,蓝底红字,正面是行草“老子毕业了”,背面是标准的行楷“操蛋”。
           ko没逆过郝眉的意思,从善如流的换上蓝色那件,背上背包就准备开门。
          倒是郝眉看着剑眉星目的ko想了会儿,还是给他套了件衬衣,把后背的字挡住。已经这么引人注目了,再穿这么操蛋的衣服是要去堵塞交通嘛。郝眉自己也穿了件素色衬衣,还是低调一点。郝眉把ko背上的背包脱下来,“什么都不用带,我带了钱包和钥匙的。手机也别带了。”
          为了帝都交通操碎心的郝眉带着ko挤地铁。
          随着陆续的有人上站下站,车厢里拥挤的多是年轻人,明亮的色彩,或者简单的黑白色,戴着耳机,基本都挎着包,ko抬眼看了下路线图,果然终点站是庆大。
          ko对庆大并不太陌生,毕竟他在庆大食堂也掌过勺打过菜,在庆大后街的大排档炒过江湖菜,也是在那里,郝眉傻乎乎的来搭讪。
         郝眉今天没有抹发胶,头发顺着遮住额头,穿着红色体恤素色衬衣加7分裤,倒是有几分在校大学生的样子。
        郝眉和ko从正门进入的庆大,人不多也不少,有学生三三两两笑着离开,有学生抱着书嘴里念念叨叨专业名词,有学生摆着造型捧着花在校门口堵人。
        郝眉带ko顺着大道走,路过什么就详细的介绍,告诉他哪些是教学楼,分别有哪些教室,图书馆有几层,电子阅览室有哪几台电脑桌子是坏的,操场的草坪还是没有换,有块地方秃了一直没长过草,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对望,就像织女和牛郎,宿管阿姨就是那王母娘娘,食堂有哪几个,哪个食堂做的菜美若天仙,“当然是ko你掌勺的菜喽~”
         “没有逃课过是不可能的~”
          “有句谚语,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
         “每次上课点名是注意力最集中的时候,那感觉就是,就是那古代判官宣布犯人名单!”
          “晚上11点断网断电!强制性的!”
          “没生活费了就赖在图书馆看书,书中自有老坛酸菜,红烧牛肉~”
          
            “那个教室!就是愚公猴子酒和我投票选老三是校花之后被老三压迫抢位子的那个!血泪啊~”
          “不过我真的没有挂科过嗷~”
             “最过分的是洗澡洗到一半停水了!等了半小时还没等到!”
           
            “不要觉得四年很长妹子很多,毕业了也没有泡到妹子!”
           “5人开黑,上高地居然特么的断电了,对面一定爽死了。”
           郝眉就像穿上了红舞鞋,一直不停地给ko介绍庆大的每一个雕塑,每一个小亭子,每一处他郝眉留下记忆的砖墙。由南到北,郝眉第一次觉得原来庆大真的这么大,自己口水原来这么多,夕阳透过林荫道照在郝眉身上,郝眉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快天黑了。
           “你看,大学也没什么。”郝眉顺着林荫道走,他记得这条小道的终点是湖中小亭,读书时就知道那里是小情侣最爱去的地方,郝眉也曾幻想过带着某个童颜巨乳的妹子在小亭子里做些羞羞的事情,可惜郝眉每月600的生活费填饱肚子都不够,每天的心思就是吃饱,吃不饱就去看书……能泡到谁?
            “我不知道。”ko的声音有些闷,其实语气也没和平时相差多少。
            “我知道你不知道。”郝眉走在ko身前,一两步的距离,“我是想说,不知道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是进了个大学,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进了大学,我会做好吃的菜吗?我是个技术流的黑客吗?我够格吗?我进了大学我有比你好吗?”
          “你很好。”
           走到了湖中小亭,现在是傍晚,还没有学生情侣来占位子。
          郝眉背对着ko,“真的没什么的,只不过是没进学校。重要的又不是学校,是智商和努力。”
          “嗯。”ko随着郝眉的步伐停下,“都过去了。真的。”
          郝眉一直没解开心里的结,关于ko的过去,关于那个人渣吴树,想到ko在最初搬进来时眼神有点躲闪的说“九年义务教育”,想到吴树的“我是名牌大学生他算什么屁”,郝眉恨不得把自己的心剖出来刻上学校算个屁,他不知道有什么意义,他只想着,就算其他人可以什么都不做,他郝眉必须做些什么吧。
          


      
第十六章


              “你好,我是莫扎他,组个队吧?”郝眉随意的坐在亭子里,朗声说。
             ko盯着郝眉,没回答。
            那是在幻想星球上郝眉第一次对手可摘星辰说的话。
         【私聊】【莫扎他】:你好,我是莫扎他,组个队吧?
         【私聊】【手可摘星辰】:嗯


          “花箭和天医属性很搭,我们组固定队刷图吧。”


          “加个好友吧。”


           “今天来晚了,我要去洗澡了。”


          【好友】【莫扎他】:今天去聚餐刚回来~好累啊,我先去洗澡
         【好友】【手可摘星辰】:你挂着,我带你。
         【好友】【莫扎他】:小手你真好(^▽^)
          【好友】【莫扎他】:嗯。
          “帮战时你挨着我,我帮你加血。”


          “他偷袭我。”


          “小手你最好啦。”


          【帮派】【一壶清酒】:莫妹子你不能就管星辰不管我们啊,奶我奶我
          【帮派】【莫扎他】:你们离小手太远了
           【帮派】【莫扎他】:你们别过来,把人都引过来了!!
            【帮派】:“七杀殿”手可摘星辰手起刀落将“天涯海阁”帮主“天涯”斩于马下。
             【帮派】【莫扎他】:哈哈哈渣渣


            “小手我这个天医不错吧?”


          【好友】【莫扎他】:小手我这个天医属性不赖吧。
            【好友】【手可摘星辰】:嗯。
           【好友】【莫扎他】:我还不错的话。
             【好友】【莫扎他】:要不结个侠侣?组队还有经验加成。
            【好友】【手可摘星辰】:嗯。
              【好友】【莫扎他】:太好了!那小手我把变性别令牌发邮件给你。
               【好友】【手可摘星辰】:不用。
               【好友】【莫扎他】: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把性别改成你本来的性别,我也改成男的,明媒正娶。
                【好友】【手可摘星辰】:我是男的。
                ……………………………………………
                !!!!!!!!!!!!
               然后郝眉再没上过游戏,再没和“手可摘星辰”聊过,直到一年后,郝眉在食堂遇上了人超好每次都给他超多肉三份强行一份的糖醋排骨的打菜工作人员ko。
             “既然我还不错的话。”郝眉依然坐在石凳上,声音不高不低。
              ko想,下一句是“要不组成侠侣吧,组队有经验加成。”
               “既然我还不错。
             你要不要喜欢我?”   
       ko伸手想摸一下背包背带,只摸到衬衣,才意识到今天郝眉没让他背包出来,想把手插兜,又没有,就那样直挺挺的站着。
           郝眉也没再说什么,规矩的坐在石凳上玩着手。
          “嗯。”  
            听不到十几米远的学子吵闹声,听不到风吹树叶的声音,听不到水波声,郝眉真切的听见了这声低沉迅速的“嗯”,笑了。
          郝眉刚想拍拍屁股起身告诉ko我们回去吧,却被ko直接从石凳上提起,左手压着郝眉的后脑勺,右手搭过郝眉的左肩,ko使劲儿了,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
          这是郝眉第一次被这样拥抱,心脏都有点被挤疼了。
          把心靠近一点,就是最好的表白吧。郝眉用力的回抱住ko,郝眉分不清在耳边跳动的心脏声音是自己的还是ko的。
           你出现,如此精彩耀眼,成为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我当然知道他喜欢我,我每天都会感受到,才不是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你硬了。”


  


     第十七章


             “咕噜噜……”
              “饿了?”
             “……嗯”
             “回家。”ko松开了怀抱。
             “ko……”郝眉无意识的拉了一下ko的衬衣衣角。
             “不饿了?”
             郝眉没说话,他是真饿。
              “先喂你,不着急。”
              下流。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但是并没有离太远。开玩笑!他和ko的裤裆肿的和那什么似的……ko好意思这么出去他郝眉还不乐意呢。
            郝眉一紧张就话多,现在更是。想起刚刚自己拉了下ko的衣角,郝眉尽量用正常的语气和ko聊家常。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缠着我哥玩,可他们都不理我,走得特别快,我跟不上。手拉手他们不愿意,我就拽着二哥的衣角,不管是t恤还是衬衣毛衣,只要不是连体服有衣角给我拽的,我都拽着,这样我哥就只能带着我玩了。”平复了下心情,郝眉觉得现在可以回家了,“就这样一直到升初中,二哥的衣服下摆基本上都是歪的,换一件新的没有几天我就给拽磨毛了。我上初一去报名时有几个孩子嘲笑我,从那以后我就没拽过衣角了,觉得很丢脸,特别不好意思。”
             “我不笑你。”
             “我上初中时二哥就去温哥华念高中了。再说我早已经不会因为跟不上就拽衣角啦。”回程的路上,郝眉依然走在身前,一两步的距离。
             “你可以拉我的。”
            “我跟不上你吗?”郝眉举高右手,“我伸长手也追不到你吗?”
             郝眉知道ko一定又是睁着那双眼睛像自己看蛋黄焗鸡翅那样盯着自己,走出校门,“打车回去喽~”
             ko拉过郝眉还在举着的右手,上下晃动,没看郝眉,“拦车。”
           帝都的交通并没有因为郝眉的好心情而变好,在郝眉要被饿死前终于到了小区。
           电梯里,ko一直赤裸裸地盯着郝眉,郝眉在斗争了17层后,终于在第18层放弃了,右手快速的拽过ko的衣角,拉着一点点。特么的好羞耻啊。可是出电梯时郝眉就觉得没什么了,习惯了就好了。18层到24层,郝眉你用6层就习惯了啊,呵呵。
           咦,这个鬼鬼祟祟在我们家门前透过猫眼往里面看的人怎么这么眼熟。男人往里面瞄了会儿什么也看不到,叹口气转身,三脸懵了。
           “二哥?”
         
             


      
    第十八章


            “我来开门。”
            郝眉松开拉着ko衣角的手,在口袋里摸钥匙,“哥你回国了也不告诉我。”
           “今天刚到。”郝二哥用脚踩了踩门前的地垫,“还以为你会放钥匙在这里。”
           郝眉干笑,刚搬到这里时,郝眉出门时确实会把备用钥匙放在门口的地垫下面。不过ko来了之后备用钥匙就归ko了,而且ko也不准郝眉在门外留钥匙。
         进了家门,郝眉指着中午出门时被他故意留在家里的手机,“哥我出门没带电话。你下次记得提前给我说啊。”
         郝二哥敲了一下郝眉,“电话也不带,怎么不把自己丢了。”
         “我去做饭。”ko径直走向厨房。
         “哦对了,哥,这是ko,他住在这儿,我们在一个公司上班,就是老三那个。”
        郝二哥知道肖奈,郝眉上学时会经常和他视频连线,被管制生活费时郝二哥也想资助一下郝眉,郝眉淡淡的拒绝了,当时好像是说他自己选的去庆大,让他自己担。毕业后工作上了正轨,郝眉忙着当代码机器,倒是没以前联系二哥那么频繁了,当然也有ko出现的原因。以前遇到点儿事吐点儿嘈啥的可以找愚公猴子酒老三和自家二哥,现在基本上就找ko了,再加上吃饭也是ko做,郝眉的世界一下子就分成了工作,和ko。然而工作也是和ko在一起 。
        “哥你还没吃饭吧?ko做饭可好吃了。”
        “是吗?”郝二哥微笑,善意的目光停留在ko被围裙挡住的衬衣左下角,他没看漏,郝眉在门外叫他时右手是拽着这位ko的衣角的。
       “美美你说的那个……”
        美美?ko淘米的手停了下。
        郝眉拉着二哥进房间,“眉,m,e,i,二声!”
        郝二哥笑着任凭郝眉把他拉走,走了几步对ko说,  “我不吃葱,不吃香菜,不吃猪肉,不吃香菇 。”
       郝眉点头,“蒜吃吗?”
      郝二哥摆手,“不喜欢那味道,放一点还是……”
       郝眉手下使劲把二哥拽进房间,“ko你做简单点儿就行!别那么麻烦了。”
       ko点头。
       “我喜欢吃酸甜口儿的!”
       被拽进房间的郝二哥不屈不饶。
     


       
第十九章


              “哥你的行李放在酒店了吗?”
              “是啊,刚下飞机没回去看爸先来的你这里,你还搞失踪。”
              “嘿嘿。”
             “用下你的电脑。”郝二哥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笔电。
             “这是ko的,”郝眉指着床上的笔记本,“那是我的,随便用~”
            ko的?
            郝二哥坐在床上打开郝眉的电脑,开机密码?郝眉的缩写和生日嘛。
          “哦二哥我给你输密码。”
          guihuashanyao……
          “我昨天吃的这菜,感觉真挺好吃的。”
           ……
        
         开机动画后,郝眉一张大脸占了桌面的三分之二,“你这个壁纸够吓人的。”
         这是昨儿下午郝眉新换的桌面壁纸,就是从他举着笔记本对着自己和ko录像中截的,仔细看的话,画面左边的ko刚刚转过身,左手抓着螃蟹,右手拿着小刷子,因为角度的关系,小刷子像是捅进了郝眉的耳朵眼儿里。
         郝二哥指着屏幕上郝眉的嘴,“嘴巴都咧到后脑勺了。”
        “颜值高。”郝眉撇嘴。
        “小美你说的事二哥我可在办了。”
        “看到新闻了。麻烦二哥了。”
         “小事。不过你怎么知道吴树登上新页分部位子是陷害了原先的总经理啊。”
         “看着不像好人。”
        “不怎么是人了。”郝二哥看着邮件,“联合了除了副总外的十几个核心人员联名实名制举报总经理贪污,还发了总经理迷奸下属的视频给他老婆,当时老婆气得羊水破了,一尸两命。那视频据说还是p的,总经理承受不了,跳楼死了,还被说成是害怕法律的制裁又觉得对不起老婆畏罪自杀了。”
         “唷,不只这样啊。这位吴先生这几年的履历表相当精彩啊。最开始是把软件卖给公司谋职位……”
        “他起疑心了吗?”郝眉打断了郝二哥。
        “没。你知道的,自从你明确表示不愿意学管理,爸妈大哥人前都尽量不提及你,可是省状元啊,你出了个这么大的风头,想要完全没有风声办不到的。
         不过小美你正义感爆棚的话,这些证据虽说不是明面上的,送他坐小十年牢没问题的。”
         “坐牢太便宜他了。他这种人出来后会继续做龌蹉事。要么就不动,要么就让他爬不起来。”
         郝二哥赞许的笑,“终于有点儿郝家人的狠劲儿了。你去帮你朋友,二哥我要忙了。”
         郝眉点头,“二哥你先忙,饭做好了叫你。”
         “嗯。跪安吧。”
        郝二哥看着邮件里出现的名字“ko”,ko?有意思。


第二十章


            “来洗菜。”
           郝眉一出房间,便听到了ko的召唤。
           环顾了下ko准备的食材,“呲,ko你真照顾二哥。”
           “你不爱吃?”ko递给郝眉洗菜篓。
           “这些我也爱吃啦。可是我还想吃海鲜,昨天不是有买花甲?”
           “花甲要吐沙,忘记泡了。”ko拿出蒸锅,“蒸龙利鱼?”
          “好好好。”
           郝眉身体一晃一晃地洗着ko递给他的金针菇。
           “结婚了吗?”
           “啊?!哦,ko你说二哥啊,结了啊。一到国家的法定结婚年龄22岁,二哥就领证了。”
          “嗯。”ko点头。
          “嘿嘿,二嫂是俄罗斯人,肤白貌美,特别漂亮~”
          ko看了眼郝眉,轻笑。
          “ko我和你讲个好玩儿的事儿,只有我们家人知道~”
          “嗯。”
          “二哥不是去温哥华念书嘛,有次翘课去参加音乐节,和我现在的二嫂打得火热,就差直接在车上撂了。最后二哥刹住了车,拉着二嫂下车,刚下车哟,十几个外国人就围过来一句话不说就要抢二嫂,二哥自然要英雄救美,拽着二嫂那一路逃哦。”郝眉转头看了看房间门,很好,关好了。
          “结果后来才知道二嫂是俄罗斯一个寡头的闺女,那些人是来保护二嫂的。二哥才是抢人的那个,哈哈哈哈。”
         “碗筷消毒。”
          “哦。”郝眉打开橱柜。
          “还有ko你不要看二哥长得白,切开是黑的,可黑了,腹黑的黑。”
          “你哥对你很好。”
          郝眉猛点头,“你别看我爸气我考庆大,其实我知道他们都顺着我呢。”
          “嗯。”
          郝眉闭嘴了。他觉得自己说错话。ko家里没人了,自己还在他面前炫耀。
          ko转身虚抱住郝眉。
         “啊?”
          “到时间了。”ko右手从郝眉腋下穿过按键关了消毒柜,“在沙发上坐会儿,很快开饭。”
          “哦。”郝眉想了想还是想和ko说话。
         “对了,ko你跟着我叫二哥就好了。”
          ko点头。
          “二哥不喜欢别人叫他全名,回来这里了也不用叫外文名。”
          “嗯。”
          “你要是叫郝哥我又觉得怪,所以叫二哥吧。”
         “嗯。”
           郝眉不想去沙发坐着玩,手撑在料理台看着ko调汁。
          “ko你知道为什么二哥不喜欢别人叫他全名吗?”
         ko拿出柠檬,“为什么?”
         “好多。”
         “嗯?”柠檬才切了一片。
         “二哥的名字是郝多。”

评论(3)

热度(70)

  1. mirror烟灰 转载了此文字
  2. 陌上团子烟灰 转载了此文字